<ins id="lhdxp"><noframes id="lhdxp"><ins id="lhdxp"></ins>
<ins id="lhdxp"></ins>
<ins id="lhdxp"></ins>
<ins id="lhdxp"><noframes id="lhdxp"><cite id="lhdxp"></cite>
<var id="lhdxp"><noframes id="lhdxp">
<cite id="lhdxp"><span id="lhdxp"></span></cite><del id="lhdxp"><noframes id="lhdxp">
<ins id="lhdxp"></ins>
<del id="lhdxp"><noframes id="lhdxp"><ins id="lhdxp"></ins><var id="lhdxp"><noframes id="lhdxp"><ins id="lhdxp"></ins><var id="lhdxp"><th id="lhdxp"><menuitem id="lhdxp"></menuitem></th></var>

旅游攻略首页 > 游记 > 【新年新旅程】Are_We_Nearer_The_Antarctica?

【新年新旅程】Are_We_Nearer_The_Antarctica?

实用 精华

lv137****6040 于2017-02-09发布 | 1月出游 | 浏览16938次

前言

这个春节不返乡过年,我说我们出国旅行吧,老公说他没去过南半球,在南半球的人是不是都头上脚下的?南半球是不是真的是夏天?好奇宝宝一样一堆问题,让我想起了初中地理课堂上的七嘴八舌,最后就决定澳大利亚了。报了跟团,因为不想麻烦,结果连签证、材料、购汇等等都丢给律师老公去做了。我就每天拿着地球仪,指给儿子看每天的行程在哪,讲点当地的风土人情。儿子是最支持我去旅游的人,每天逢人便讲,虽说从未见过,却讲得头头是道。

Austrilia1月28日Day1

Austrilia1月29日Day2

半夜被儿子踢醒了好几次,我是睡不着了,起来继续看电影,迷迷糊糊直到天亮才继续睡着,很奇怪,飞机比预定时间早了半小时着陆在悉尼机场。等行李足足等了快两个小时,好在我们没有坚果香烟药物等物品,走了no declare 通道,不用排几百人申报的通道。似乎排队这东西,也是中国人发明的呀。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,智能手机似乎可以自动把时间调成local的,难怪怎么都算不出来上海几点了。

听导游的口气,悉尼算是商业集中的大城市,未来几天就亲近自然了,估计是物资缺乏的含蓄说法吧。体验到老外那种everyone is always ready to help anybody 的热情,得瑟着拿老公的驾照去咨询安飞士租车,还没排到队就被喊走了。 步行到隔壁的街区去等我们团的车子,一路听导游讲些事情,据说温度预报在澳洲是没啥用的,就算摄氏20几度,还要综合考虑晴阴、风级等因素,体感温度肯定相差悬殊。在悉尼,交通法规相当严格,上车全部旅客必须立刻系好安全带,否则罚款335澳元一个人,假日罚金翻倍,司机还要另外扣分。上车几乎不到半小时,我们就到了今天的第一站,悉尼鱼市场。 悉尼鱼市最贵最有卖点也最值得吃的三样菜是:龙虾、鲍鱼和帝王蟹。一只龙虾要长到2KG,至少要长6年,小于1.6KG的龙虾因为环保等原因是不会被捕捞的。听到这里,我转头看了下车上睡着了的儿子,心里泛起一阵同情。不过,老公居然还是去抓了一只龙虾,还点了鲍鱼,龙虾很美丽,价格也很美丽,直到预定离开时间前20分钟,才全部烹好,味道其实一般,至少我不是太喜欢。等老公来的一系列时间中,不停有人过来问对面的座位,于是随机听到taken、taken、有人、taken、有人、有人...,大概说了几百遍了。垃圾鸟在脚底下走来走去,随时解决餐桌上掉下来的美味佳肴,海鸥在头顶上虎视眈眈,也准备着一举得手,在户外人声鼎沸的排挡蓬下,真是觉得这场午饭毕生难忘了。

接下来全程最有亮点的行程--悉尼歌剧院。小时候在地理课本上看着它的外形,一直觉得和忍者神龟的壳好像。其实是三个独立的三角形建筑物,远近高低各不同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我们走过一条地下通道,是个繁荣的餐饮街区,门廊外木板桥上,是最佳的歌剧院和海港大桥近景观景平台。海鸥们悠闲的在人行道上散步,陪着异国情调的音乐和穿梭往来的金发碧眼waiters,第一次让我恍如是在境外。

通道终点,在入口处组团由内部导游带进去讲解,被强调最多的就是关于知识产权的问题,哪些地方绝对不能拍照,哪些地方绝对不能录音...万一不服劝阻,会在警察的陪同下被勒令删除,同时为了防止录音和拍照,剧场内部到处装上了摄像头。据导游说我们很幸运,去最大的2167人座剧场,刚好遇到乐队调音演奏,虽然只坐了不到五分钟,但内部设施的奢华、羊皮座套的触感、以及音色的婉转绕梁,可窥一斑。

悉尼的每个景色,都有自己动人的故事,歌剧院的缔造者,丹麦的Jorn Utzon因为政治原因毕生再没有回到这里,但他的儿女延续了后续的设计之梦;

建造了悉尼存世最多建筑的英国总督麦考利的夫人,在总督每次往返英澳的七个月船期中,常坐在港口看丈夫的船归来,随后有了澳洲的“望夫石”麦考利夫人座椅。每一个传说都曲折但不心碎,比起中国那些古老的典故,更加让人向往。老外留下的精神遗产,更多是乐观和前行。

悉尼港码头,我们来了,再一次登上游船,环顾歌剧院和海港大桥的远景。在船上吃了三道式的西式餐点,第二道龙利鱼和酱汁的味道可圈可点。爬上二层、三层的游船,继续流连各种角度、各种远近的歌剧院和海港大桥,看着大桥上跑火车,看着大桥最上面的旋梯上还有一群小人向我们跳着欢呼着招手。不知不觉,这一天的行程就结束了。

回到酒店,我们都不知不觉睡着了,到了晚上九点醒了,晃醒了儿子继续出去浪,太累没有勇气再跑去歌剧院了,据说现在晚妆是中国红。酒店对面就是一家7-11、一家KFC、一家麦当劳、一家CoCo,隔壁街还有兰州拉面,内心五味杂陈...很多商店晚上七点就不营业了。总算七拐八弯找到了一家当地的超市,规模还蛮大的。觉得澳洲居民真心不易,还是中国物价便宜,上海也可以24小时浪,到处看看,日用品都是熟悉的牌子,呵呵。自助结账时,有两样商品不小心又被扫码机刷了一下,价格上去了取消不了,管理员过来帮忙,觉得老外数学真心不好,他大概一辈子都想不通,为啥他数了商品是四样,也帮我们刷了四样,可我还是说价格不对。最后去人工结账,我的人生第一笔境外visa信用卡消费。

anyway,忙碌的一天结束,也自己成功解决了诸如旅馆收费wifi的问题等,儿子有样学样,在外人面前一律英语,有时候反应还比我快点。看来什么都没有自发的环境来得励志。

Austrilia1月30日Day3

昨晚儿子和老公大呼小叫看的网球赛,居然就是澳网男单决赛,费德勒逆转纳达尔,第五次获得澳网冠军的直播,今早新闻就出来了。

车上集合,导游开始和我们各种聊。整个澳大利亚人口两千四百多万,相当于上海一个城市的人口数量,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,尤其是悉尼、墨尔本、布里斯本等城市。而这个国家支柱产业主要是农业(农产品出口)、矿产、旅游和留学生。因为几乎没有太多的工业,自然环境非常优美,我们今天上午驱车两个多小时赶去的,就是西北方向的蓝山国家森林公园,位于六州之一的新南威尔士州境内。蓝山因为公园内多种植桉树,树体释放出来的一种蓝色分子在峡谷内积聚,常年天空异常蔚蓝而得名。入园的门票是个纸质手环,粘在手腕上,就可以在各出入口扫码进出。公园内,我们一共坐了四次缆车,一辆缆车可以容纳八十几人,站立通过。还可以站在缆车中间的玻璃台上,驶离缆车站后,模糊的那层玻璃移开,就能透过光玻璃看清下面缓慢移动的树和峡谷。我们在一座已经被弃置的煤矿外,沿着当年的轨道,被矿山车吊上了几百米高空的平台,导游下车的时候还故意做呕吐状,骗各州少女游客吓得花容失色。

没有国内那些景区的过度开发和人满为患的问题,我们出园就地午餐,依然还是长条桌,一桌九人或七人位,菜单是沙拉、鱼和薯条,儿子结识了团里的大男孩Tomas,迅速捻熟,互相吹牛的时候,儿子又拿出杀手锏,告诉那孩子我都认识三千个字了,Tomas不相信,随手拿来一张蓝山公园的中文旅游说明莱考他,结果zoe把一面一字不落地念了下来,大家的话题突然又回到入学教育上来了。

下午在一座充满英伦风范的鲁拉小镇游荡,我和zoe讨论着阿加莎·克里斯蒂的《无人生还》和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,以及J.k.罗琳的《哈里·波特与火焰杯》中的情节。两位英国作者时代相差几乎一个世纪,但作品中那种淡淡的悠闲的滋味,和无数或乡村或密谋的闲聊,总是举手投足体现一种泰然自若的生活态度。日不落帝国的影响遍及世界几乎每一个角落,时至今日,也不单单只是国旗上留下的米字一角。误打误撞,看到一家律师事务所,老公职业病发,非要进去会会澳洲的律师,然后和那个律师聊到了他的爸爸以前在英国,有多么多么冷,他有几个孩子、男孩子还淘气地摔断了手之类的,最后客气地送我们离开。然后我告诉老公,这个律师是专门做不动产的,给我感觉英美法系的律师更多是类似专科医生,主修特定某一方面,而不像国内的律师,更类似全科医生,什么都能做。在回宾馆的路上,看到二手车一条街上一家律所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广告,我就更加坚信这个想法了。

晚饭是自助餐,据说楼上有个赌场,没去见识,不过这家餐馆有个特殊的地方:晚六点整的时候,整个餐厅熄灯,全体宾客肃穆,大意是悼念二战期间为支援欧洲战场而丧生的三十万澳洲军人。直至今日,军人这一职业在澳洲依然还是很被尊崇的。天还亮光光的,导游带我们几个想逛的人到附近比较大的超市去看看。悉尼的房价市中心在1.5万澳元左右,员工的最低工资是时薪17澳元,学生通常不被批准打工或每周只能20小时,对于大多数白领来说,不靠接济或贷款买一套市中心的房子和在香港、上海等城市一样艰难,但好在本地居民首付时政府还会给一笔2.5万澳元的补贴。租金以10平米的小店为例,每周两千澳元左右。不过大多数租房者都不会按固定租金,而是以经营行业水涨船高,甚至营业额分成10%,业绩是与税局联网的,几乎没有造假的可能性,不过这里的企业虽然所得税率高达28%,好在流转税少而精,缴纳过后还享有部分金额的退返,透明而整体税负低,比国内反而公平多了。不到九点,回到酒店睡觉,为明天四点出发去机场做准备。

Austrilia1月31日Day4

领了酒店的早餐盒,凌晨4:25出发奔赴悉尼机场。坐三个小时的飞机到昆士兰州的凯恩斯,一个规模很小的城市,但是却有两个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--大堡礁和热带雨林。近年来,随着全球气候的变化,大堡礁的珊瑚正在以每年2%-3%的比例在消失或失去鲜艳的颜色,议会也正期望通过推进法令,将大堡礁彻底关闭,排除任何人为的干扰给大自然带来的影响。不久的将来,可能再也无法亲自近距离体会大堡礁之美了。从凯恩斯机场开去大堡礁一路的高速公路,西临澳洲的大分水岭,东临一望无际的太平洋岸线。高速上并没有设置栅栏或者障碍物阻止野生动物的入侵,所以经常有袋鼠误入高速公路被疾驰的车辆撞死。澳大利亚的交通法律规定,在不影响行车的情况下,司机必须下车将袋鼠的尸体拖到路旁的草丛内,以免阻碍交通道路的运行。带着复杂的心情,我和儿子一路左右查看,也没发现一具袋鼠尸体。

目的地到了。位于滨江大道的内侧,有一个简易的公共沙滩和游泳池。这里充分利用了人类的视觉错觉,把有限的游泳池与无尽的海洋背景结合,看起来踏进池中,却像在海中游泳。儿子兴奋地和Tomas在泳池里走来走去,似乎想玩上一辈子。可是热带的气候就是这样,一言不合就下雨,有时倾盆大雨有时毛毛细雨,下十几分钟再艳阳高照,隔一阵子再下一气...

导游几经努力,终于订到一家直升飞机公司的私人飞机,如果天气状况也允许的话,我们今天就可以起飞啦。准备工作还占去了很多时间,我们先去飞行公司报道,被询问了身体状况,签署了同意书,被检查了随身物品,还被称了体重,再被带到一个小房间去学习了安全知识,才被通知在指定的地点、指定的方位登机。前面三个人的小飞机登记后,也等了很久,大概是在等航路和起飞指令;他们飞走后,又从别处调拨一架六人直升机过来接我们。螺旋桨开始预热的时候,心里真是有点怕的,不知道走过去是否会是合适的角度,不过工作人员都很nice啊,噪音太大听不清楚,他们全程用手势指点了每一步应该走的路线,包括上机的脚踩位置,然后给每个人亲手帮上安全带。我就作为儿子的监护人,坐在第一排他旁边,也就是驾驶员隔壁了。关上舱门,机长给我们每人一个头戴式耳麦,可以听到反复的高度、风度、温度等情况播报,当然应该也可以在话筒内说话。起飞瞬间,大雨骤然再至,在机舱玻璃上炸出千万朵水花,我们猛地拔地而起了。机长不停地给我们介绍方位路线,还提醒我们应该看哪一边。幸运的是,我和儿子的左前翼是最佳观赏角度。远方的山体和海岸线层峦叠嶂,如一抹浓重渲染的中国山水画,突然之间,又被渲染地碧蓝晶莹,随着直升机在海上不断推进,我们渐渐看到远处茫然一片的大洋有了变化,一片大的圆形似岛屿的陆地映入眼帘,其实是一片蓝色、绿色、黄色、粉色、白色交织的珊瑚礁,“大堡礁”all around us!电子技术已经无法记录和复制这种美,只有由眼及心灵的记录。其实在任何一场大自然与人类的抗衡中,人类都不是自以为的的胜者,因为自然从不因人而美。兜了好几个这样的圆形版块,有巨大又小的,甚至还有海中的流沙,让人一度感觉像是海市蜃楼一样。迎着太阳,又开始了暴风雨,我的大脑暂停了思考,然后就觉得儿子怎么这么安静,仔细一看,他似乎快要睡着了,然后就捅他一下,隔几秒再捅一下,再捅一下...后来发现,好像是耳麦里面的声音太有催眠效果了,最后把他耳麦拔下来了,他才稍微精神了点,差不多回到了陆地。机长冲小家伙亮起了大拇指,我们都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解开安全带回到了地面,直升机继续起飞,被调拨去其他起飞点了。

吃过午饭,我们将徒步走入一段原始的热带雨林。很幸运,今天有当地土著的向导带着我们进去。沿路看到背着帐篷背包徒步上山的老外,带着一股热爱生命热爱自然的生机。我们的徒步,起源于上山shuttle bus的终点,在烟草熏的棚屋,经受了一次洗礼,这是一种进山仪式,也是用烟草的味道来熏去想来侵犯我们的蚊虫。现在的澳大利亚,大约还有五十万左右的土著人,真正在野外搭窝生活的,已经不多了,绝大多数都已住进了城中,或经政府补贴,在丛林边缘搭建了砖瓦房居住。同行的人都觉得要感谢1770’s英国人的先占将他们带入了新时代,否则现在他们大概还在石器时代附近徘徊,我却不敢苟同。英国人称之为先占而非侵略的理由主要有三,第一土著没有阶层的区分,第二土著没有固定的建筑和定居场所,第三没有形成自己的文字和传承的文化,其实这也是使用了自己的逻辑在试图诠释一个更广泛的生灵外延。不过这个话题过于沉重,而且对于一段已成定局的历史的评价,似乎并无法带来更多的经验和教育意义了,所以不再置评,不过,对于土著把大山雨林当成自己的一切、就地取材完成几乎所有在现代社会中可以实现的医药、清洁、娱乐功能等等,以及他们对于山神发自内心的敬仰和臣服,还是予以倾佩。最后这位满头小辫的向导,为我们倾情演绎了一种中空管状的吹奏乐器,还可以模仿林内笑翠鸟和肉食动物的叫声,唯妙唯俏。

挥别了雨林,我们入住道格拉斯港口附近的度假村,真的就是杂志上电影上常见那种,丰伟的门脸,奢华极致的亭台楼阁,到处是鲜花香气和带着笑脸的服务生,就是房间位置不好找。又开始下雨,我们在雨中跑入房间,修正后再去附近唯一的中餐馆吃晚饭。品评之后结论:超级可口的原因绝对与食材有关,与烹饪手艺关系不大。

Austrilia2月1日Day5

在酒店享受了悠闲的一晚后,今天酒店的车把我们送到道格拉斯港,登上银梭号出海。海上单程两个小时,赶去在大堡礁上搭建的平台看海和参加游乐项目。

其实真正在海面的时间是很无聊的,因为四面八方全是海水,所有的风景都一样。海浪很大,像银梭号这样的巨轮在海面,都被晃得像小婴儿的摇篮一样。突然想起腓尼基人的冒险旅程,早在西班牙、葡萄牙等海上强国还没有崛起之前,腓尼基人就已经绕着非洲大陆整整兜了一圈,花了两年时间,发现了新航路,也交换了很多在当时弥足珍贵的资源。但每次远行,都有可能变成再也回不来的征程,悲壮的伟大。

银梭号靠岸,我们就先去了潜水艇。潜水艇离开平台,带我们去了没有人烟打扰的海域。透过潜水艇的玻璃窗,看到小丑鱼尼莫、透明蠕动的水母、银光闪闪超级迷你的银色小鱼、成群结队的斑马鱼...当然更多的还是海底各式各样静谧美丽的珊瑚礁,还有那蔚蓝的海水。当阳光照射进海里,光线折射出华丽的角度,各式主角轮流在海底剧场登场,像在看一场科幻巨制。

等潜水艇回来,午饭就已经开餐了。好庆幸我们是先吃了午饭才去浮潜的,因为帮儿子穿好潜水服真是个力气活,累得我浑身大汗。老外确实很敬业,有人专门在入水区的楼梯口提醒不能穿脚蹼上下楼梯,我给儿子找了件救生衣,也被旁边的工作人员提醒换成更合适的小号。只是潜望镜和呼吸器我戴不来,每次管子插进他嘴里他都快呕吐了,只好再拉出来。父子俩好不容易才折腾下了水,儿子第一次看到海鱼就嗷嗷叫着回来了,后来老公抱着他漂啊漂啊,满场都是儿子的尖叫声,漂没一会儿老公就卡在栏杆上了,我还呼叫了救生员解救了他俩,然后我就把儿子拽上来了,还好他相信我time up的谎言,其实今天我也没那么神经兮兮的。老公一个人玩了半天,我们就回船上去了,其实时间还是挺紧迫的,其他一些人去了深潜或海底漫步,感觉这样时间就不怎么充裕了,还好昨天我们已经把直升机玩掉了。银梭号再次乘风破浪从大堡礁回到了港口,我们回到酒店也才当地时间下午五点左右,在游泳池又疯了半天,去餐厅吃自助餐晚饭,儿子吃了三碗白米饭,应验了他昨晚做的梦。

Austrilia2月2日Day6

凌晨5点集合,离开凯恩斯,再次搭乘飞机飞往布里斯班,换汽车到天阁露玛码头,再登船前往Tangalooma海豚岛。下船的一瞬间,全船的人都震撼了,蓝天碧水、白沙海浪,诺大一座热带海岛呈现在船廊尽头。巨型的澳洲鸬鹚在头顶飞来飞去,降落在游人登陆的路灯柱顶上,还有数十支叫不出名字的海鸟在海滩和桥边的座椅栏杆上蹲着看海,丝毫不理会往来的人们。

据说中国游客来到这里,被要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被领队带去开会,其实就是一种岛上活动的广告,大家七嘴八舌地订完了两日的活动,然后各自散去吃饭休整。先是抓了个卖品店的老外问房间在哪,被告知要去reception找地图,然后一路奔过各种餐馆和聚乐部,终于找到我们今天住的房间,楼下就是露天泳池,从窗口望出去,美得不真实,窗口像张桌面壁纸。我们报的沙滩四驱车活动时间很赶,还要从岛的这边赶去另一边,两人座的四驱车还要提供驾驶执照原件,本以为就是一般的沙滩车,没什么特别的,后来才听老公说还是有点惊险的,教练根据驾驶能力的不同,给各个参与者分配了不同的赛道,老公过于追求刺激,在弯道没有刹车,把儿子甩出去了,万幸只是手臂擦伤。儿子毫无怨言,回来后还和我说是他不对,没有抓牢。我一个人等他们无聊的时候,就独自走去港口桥边的栏杆,陪那群海鸟静坐。我真想知道它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,为什么能一直看海一直看海呢?离我最近的第一只海鸟见我来了,知趣地向里面挪了挪,然后第二只也挪了挪,然后第三只...还挺有绅士风度的。

等到四点,他们终于驾车归来,我们不远万里背来的沙滩桶和挖沙铲终于派上了用场,虽然不小心被压坏了一个角,可儿子还是敝帚自珍,孜孜不倦地挖呀挖。老公童心未泯,在沙滩上做了七个沙堡,之后Tomas来了,两个孩子在沙滩上追逐打闹,我提议他们三个轮流把一个人埋在沙子里,只露头在外面。老公果然费了两个孩子好大气力,因为体积过于庞大。

沿着沙滩的海岸线一直踏着浪回到房间,再去游泳池欢庆了第二场盛宴,儿子发明了一种在水里跳的舞,一直奇怪他为啥那么怕水,还像根棍儿一样地插在水里走来走去,还蹦着装作会游泳的样子。

再次走到海岸边的时候,已近日落时分,半江瑟瑟半江红,太阳像一个咸蛋黄一样,把最后的余晖挤在人们的记忆中,然后瞬间跳入海中不见。The day is ending, something sad comes up.寻着人群的方向,去看喂海豚。七名工作人员腰上绑着超声波扩音器,分别向海中的七个方向走去。月亮升起来,海水涨潮了,桥上坐着想看喂海豚的人伸长了脖子等啊等,沙滩上站着想去喂海豚的人也伸长了脖子等啊等。不知等了多久,灰白色的会移动的那些生物终于浮出了海面,一排排的人手拉手走下一层层的海浪,拿着手里的小鱼塞给海豚。

夜色太暗看不清,人群聚着聚着就散了,只有儿子从头到尾那么开心,走回去时,还听他在和Tomas在玩吹牛的游戏。一大盒薯条,一大盒披萨,今晚的饭自理,餐厅的黑皮肤帅哥帮我们找了一桶5升的番茄酱让我们自助。捧着热乎乎的晚饭回到房间,仰望着南半球的星空,觉得好美好美。于是也顾不上吃晚饭,举着单反就奔了出去。从来没学过摄影,甚至连单反的说明书都没看过,连三脚架也没有,我就像美国佛蒙特州的雪花人威利一样,各种尝试,各种角度,最后光圈3.5,曝光时间8秒,相机搭在栏杆上防抖,终于,我亲手将南半球的南十字星座永远留在了我的影像里--一座永远都不会在赤道以北升起的星座...

Austrilia2月3日Day7

早上六点被叫早的铃声惊醒,行程中第一次被叫早还叫错了,老外都很absent-minded啊。拉开百叶窗和早起游泳的人们问好,在七点商店都开门的时候,跑去买邮票和明信片,两样东西还不在一个地方卖。习惯每到一个地方,都给自己寄一张明信片,但这次能否收到,还真不是十分肯定。早饭后,我们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北走,一直走到了度假村的尽头,方圆几公里之内,似乎都只有我们三个人,我们玩着各种追逐和跳海浪的游戏,在沙滩上踩出一排排的脚印又立刻被海水冲去。老公发现了一种和沙滩一样颜色的小鱼,儿子发现了一个海螺,里面躲着一只寄居蟹,我只发现了一个苹果核。导游已经帮我们晚上八点离岛的船期改成了下午四点的,老公和儿子居然在餐厅里打扑克打发时间,之后又有好几个人加入战团,直到下午两点预定的出海喂鱼时间到了。

这次我们坐的快艇大概能容纳30几人,船底装了光玻璃,可以直接在夹层里将鱼食投入,也可以在船弦两边丢鱼食。喂鱼的指定地点就在早上我们走过去的方向,那里放置了十几艘政府买来的沉船,主要是为了改善水流,让布里斯班的船可以在这里安全靠岸。天长日久,沉船不但为往来的船只提供了安全保障,也为各种鱼群和珊瑚提供了避风的港湾,每天喂鱼的船过来,小鱼就会自动现身过来争食。果然,当我们一停下,每人开始向水里丢鱼食的时候,几乎成千上万条鱼向船侧、船底涌来。但它们警觉性很高,还没喂完食,不知道什么原因,好像哪条鱼发出了什么信号,它们又在一刹那间消失不见,再怎么撒鱼食,它们也不回来了。这次我们很幸运,一只海龟也被我们成功地引来了,可是没有看到海豚。当船慢慢地往回开时,我们绕过一艘又一艘沉船,儿子掐着剩下的半包鱼食,舍不得撒,谁要也不给,我猜他能带回上海去,直到下一次有喂鱼的活动才舍得拿出来,每个小孩都有些不得而知的小小强迫症,倔强而又好笑,却又不得不被尊重。

终于到了和海岛说再见的时候了,刚下了快艇,就看到载我们回布里斯班的船早已静静地停泊在码头了。今天鸬鹚和海鸟们不蹲沙滩也不蹲栏杆了,集体在水中列队漂着,好像在为我们送别。儿子抢着和Tomas坐在一起,我终于放宽心,开始潜心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中最精彩的部分。回到布里斯班,感觉似乎活过来一样,从酒店出门直走过马路,就到了市政广场,后面是繁华的店铺,金发碧眼们说笑着轻快地走过,街头艺人歌舞声不断,本来想去赌场吃牛排,可走着走着就找不到了,随遇而安就吃了个牛肉面,不过做法是澳式的,幸亏不是兰州拉面的味道。儿子永远最好养,无论哪里只要有炸薯条或者白米饭就能管一顿。在喧闹的异国街头,似乎突然找到了人生的新目标,回国后再把英语好好练一下,没准考个雅思什么的,然后再去闯天下。假期接近尾声,中国农历新年已结束。这个世界太大太丰富,人生似乎很短暂;我们从儿子三岁等到五岁,可是划沙和滑翔伞他依然不能玩,人生又似乎很漫长,需要再继续等待...

Austrilia2月4日Day8

最早的一次离开,布里斯班当地时间凌晨三点半出发,搭乘五点的国内航班,抵达悉尼国内机场,再从国内转国际,时间比较充裕,就可以进免税店了。澳洲最名声在外的应该就是保健品一类的,但Blackmore和Swiss近年已被中国企业收购,品牌预估已经无法决定品质了。在免税店里就很明显,一边是雇佣了大批的华人做销售,专门游说各种华人同胞,人声鼎沸;另一边澳洲本土的专卖店却几乎无人问津。对于其他奢侈品,我似乎有种天生的抗拒,自己本来不用,也可能不会因为到了免税店有机会打折而去买,不过支付宝消费在海外的普及率还是很高的,很多商家打出旗号,只要支付宝支付,可以全单九折,连机场内部统一给出的折扣也只有九五折,还要持券和达到单笔消费150澳币的额度。一个睿智的经营者可以战略性去改变各国际居民的消费习惯,虽然这种对澳大利亚的情谊起源于马云对纽卡斯尔的Ken Morle一家数十年的帮助与深厚友谊的私人感恩之情,但这霸气和胆识也足以让华人钦佩了。准时登机,准时起飞,准时降落,八天行程已至尾声,12个小时从盛夏时节回到春寒料峭,是不是件很神奇的事情呢?太多的第一次,三人一起第一次出国,第一次被老外咨询护照自动扫描通关如何操作、买什么款式的领带更配他的衬衫,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中国人的国际地位确实有很大提升,但却未必是道德层面的,第一次深切地认同上海的确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,无论硬件还是软件层面,第一次知道袋鼠肉和鳄鱼肉还可以吃。裹着棉衣体味这这座城市的依旧寒冷,再不用习惯性地把价格标签乘以汇率来换算,突然有点小开心。人生就是这样,很多时刻,想法只在一念之间,想到了就去做,暂时没法达成,也正走在为之努力的路上,仅有这样,才算做是最富足的人生吧。

发表评论
已输入0/500

评论

0条评论

目录

【新年新旅程】Are_We_Nearer_The_Antarctica?

1Austrilia1月28日Day1 2Austrilia1月29日Day2 3Austrilia1月30日Day3 4Austrilia1月31日Day4 5Austrilia2月1日Day5 6Austrilia2月2日Day6 7Austrilia2月3日Day7 8Austrilia2月4日Day8

新浪微博 QQ空间
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

微信扫一扫,精彩立分享

回复对lv137****6040的游记引文

已输入0/300 至少输入5个字

提交

举报类型

详细描述

已输入0/500 至少输入5个字

提交

编辑评论

已输入0/500 至少输入5个字

提交

提示

是否确认删除该条评论?

确定 取消